大屁股妇教师母女的悲惨遭遇

作者: 时间:2022-08-22 07:48:40 阅读:

人物介绍:

杜春娇──柴月仙的妈,55岁,大白屁股,但屁股松软,阴部多毛。大奶

,松弛下垂。

柴月如--柴月仙大姐,30岁,大屁股,白,饱满,阴唇肥厚,多毛。

柴月娥──二姐,28岁,大屁股,白,饱满,阴唇肥厚,少毛,奶头上翘。

柴月蝉──三姐,24岁,小翘屁股,白虎肉逼,鸡头小乳,柴家极品。

柴月仙──这个不用介绍了,前文已述,她是他们家年纪最小的女人,但是身

材可不逊色于家里的妈妈和姐姐们,屁股、肉逼、奶子和一双肉脚都是极品,也是

受虐待侮辱最惨重的一个。

柴家的三个女儿都结婚了,只有小女儿柴月仙还在上大学。

她的三个姐夫个个是色中饿鬼,三姐夫从前猥亵过幼女柴月仙,后来柴月仙上

大学去住校了。

他沒有机会在对仙儿下手,但是他已经玩儿腻了三姐月蝉,总觉得她屁股不够

大。

她们家的女人个个比三姐屁股大,就连最小的柴月仙屁股也大过了姐姐。

三姐夫天天看着这几个大屁股娘们儿直流口水。

碰巧大姐夫和二姐夫也玩儿腻了各自的老婆,想换个口味。

于是三个人狼狈为奸,准备玩儿换妻。

三姐夫去强姦大姐和二姐都沒有得手:先是二姐月娥,她拼死抵抗,被扒掉了

裤子仍不屈服,最后三姐夫虽然抓伤了月娥的阴部,揪掉了很多阴毛,月娥仍然保

持了贞节。

二姐夫是白天入室强姦,怕动静太大被人听到,只得罢手。

二姐也怕他回去报復三姐月婵,只好忍辱哭泣,沒敢对別人说。

之后又去强姦大姐,本来大姐性格懦弱,身体虚弱,被他连打带掐阴部,已经

丧失了抵抗力,正在扒她衣服的时候,碰巧丈母娘杜春娇来了,大姐月如趁机摆脱

,但是同样不敢告发。

这边大姐夫和二姐夫强姦三姐却异常顺利。

当时恰巧三姐月蝉和她妹妹柴月仙一起被我们老大强姦了,阴部红肿,事后她

报案,我们老大被迫逃走,她和柴月仙以为自己得救了,就在家休息,养一养身体

三姐夫把自己家的钥匙给了大姐夫和二姐夫,这两个人开门进屋,发现柴月仙

沒在,但是三姐月婵正坐在沙发上光着屁股,叉开双腿,

大屁股妇教师母女的悲惨遭遇

给自己红肿的阴部擦药膏

呢。

月婵做梦也沒想到自己的姐夫也会做出这种事,还沒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扑

倒在沙发上,腿都沒来得及合上。

两个姐夫欣喜若狂,半点力气沒费,就摸到了逼。

两个人压住月婵的腿,狠狠地掐逼,捅屁眼。

到此,月婵就算性子再烈也沒用,全身根本动弹不得,无法反抗,而且下身传

来的一阵阵刺痛,让她回忆起前一段被流氓轮姦的日子,顿时心里崩溃,任由人摆

弄。

二姐夫先骑上去,操进了月婵本来就已经受伤的阴户。

大姐夫扯烂了月婵上身的衣服,揪出了那对鸡头小乳房,狠命的揉弄,掐捏。

然后打她的耳光,逼着她张开嘴,给大姐夫口交。

可怜月婵下身受着重创,嘴里被大姐夫的精液呛得直咳嗽。

第一轮操完,月蝉瘫了,一个身子细嫩的少妇,受不了这等折磨,再也沒有半

点力气挣扎。

两个姐夫意犹未盡,开始换过来,二姐夫躺在沙发上,把月蝉抱起来,扒开她

屁眼,将鸡巴插进去,月蝉全身瘫软,无力支撑,屁股咕嘟一声坐了上去。

她的小屁眼之前被我们老大操弄过,本来就有了轻微撕裂,这下二姐夫的大鸡

巴连根进入,月蝉根本承受不了,惨唿一声,想要挣扎站起来,无奈手脚酸麻,二

姐夫掐住她的腰,把她娇嫩的身子上下抽动。

月蝉小屁眼剧痛,羞愤难当,连声哭号求饶:「姐夫,求求你啦!疼死我啦!

求你放开我吧!我给你……操……我……前边下身……行吗」

月蝉实在是受不了,万般无奈说出了这样的话,然后羞愤的哭了起来。

二姐夫淫笑着问月蝉:「前边下身是哪儿啊」

,说着拼命地操月蝉屁眼儿。

月蝉大哭,受痛不过,只好哭着说:「是我的阴道……我的逼!」

二姐夫大笑,左手托着月蝉的腰,把右手从后面探过去,扒开了月蝉光洁无毛

,肥美丰满,红肿的白虎肉逼,说:「是这儿么」。

月蝉哭着点头说是。

二姐夫狠狠地操了两下她的屁眼儿,对她说:「姐夫操过你的逼了,现在就想

操屁眼儿!今天我操烂了你的小屁眼儿!

大屁股妇教师母女的悲惨遭遇

二姐夫还沒停手,大姐夫又上来,对她说:「好妹妹,你的白虎肉逼我来操!

说着把三姐月蝉推得躺倒在二姐夫身上,然后骑上去,扒开她的逼户操了进去

!月蝉上身一下子挺了起来,尖叫一声,前后两个洞同时被自己的两个姐夫操,疼

痛,羞辱,恐惧又无力摆脱,一个24岁的性格保守的少妇实在无法忍受。

两个姐夫把月蝉像三明治一样夹在中间,一边操,一边揪着她的小乳头,狠掐

;狠狠的拧她的小白屁股;二姐夫还逼着月蝉吐出舌头,含在自己嘴里吸吮,然后

一口咬住!月蝉作为一个女人,身上所有最羞的,最敏感的嫩肉都被这两个男人蹂

躏着,精神已经崩溃了,已经喊不出声音来了。

足足弄了40分钟,两个姐夫的抽动和掐摸抠弄才完全停了下来,二姐夫把鸡

巴从月蝉的屁眼里抽出来,然后一脚把月蝉踹到地上。

再看三姐月蝉已经不成人形了:脸上满是精液,嘴唇舌头都被咬破,眼睛和面

部被打得青肿;一对小乳房,一个小屁股都被连打带掐,弄得红红的,满是抓痕和

咬痕;前面的阴户,后面的屁眼,都撕裂了,血液和精液混在一起,煳在红肿的阴

道口和屁眼上。

两个姐夫心满意足,穿上衣服走了,留下月蝉瘫在地上,足足躺了一下午,才

爬着去了厕所,洗身子。

然后三个姐夫一起对付大姐和二姐,他们认为,最大的障碍是丈母娘杜春娇,

这老婆娘总是陪着女儿,让他们无法下手,于是决定先威胁杜春娇,让她不敢干涉

三人来到了体院东北里15条13号的丈母娘家,开门进去。

这老女人也是倒霉,当时正在厕所解手,蹲在便池上,撅着大白屁股,欢快的

撒着尿。

因为是一个人在家,她也沒锁上厕所门。

三姐夫先进来了,听见厕所有尿声,门口还有杜春娇的鞋子,知道这婆娘正在

撒尿。

想起平时丈母娘那个超肥的大屁股,悠悠的大奶子,徐娘半老,但风韵犹存的

脸蛋儿,雪白的皮肤,三姐夫对后面的两个姐夫使个眼色,他们的慾火都被勾起来

了,三人恶向胆边生,踹开厕所门冲了进去!春娇刚尿完,正用手纸擦拭阴户,突

然冲进来三个人,她急忙下意识的站起来,往上提裤子。

三姐夫狞笑一声,一脚踩住她裤子,然后把手探向春娇的逼,揪住了粘着尿水

的阴毛,然后往阴道口里乱抠。

春娇才看清是自己的女婿,当下又急又气又羞,两手放开裤子,一手护阴。

一手去推三姐夫。

这时后面两个也上来了,抓住她的两只手臂,拧到后面。

三姐夫于是放开手脚,对着丈母娘的逼户和屁眼儿一通乱抠乱掐。

她一个老女人,性子又懦弱,这时候被这种乱伦的事情吓倒了,浑身哆嗦,嘴

里哭骂着:「造孽啊,造孽啊,我是你们的妈啊……」

那三个男人那里肯答理她,只是抠弄她的下身,然后扒掉了她的上衣。

老娘们儿50多岁,但是身子天生肥美,皮肤雪白,加上生过四个孩子,屁股

肥得不得了。

她沒有戴乳罩,所以一对大白奶子马上露了出来,两个姐夫赶忙捏住,狠命的

揉。

奶子已经松软下垂,沒什么弹性,但是对一个老女人来说仍然是非常性感的,

尤其是她身子乱晃,一对奶子,两坨白白的肉在胸前乱颤,那个样子真是贱到了极

点!三人把春娇拖进房里,按在床上。

这时候老娘们儿別说反抗,连把腿夹紧的力量都沒有了,任由人家在她的下身

抠弄。

她是那种老派的女人,一辈子就被自己的丈夫操过,別的男人別说摸她,多看

她两眼,都会让她脸红。

她和她的女儿一样(三姐月蝉除外),对暴力和淫辱非常恐惧,一旦被男人摸

了身子敏感的部位,基本就失去了斗志,身子颤抖瘫软,所以现在自己的下身阴户

,连屁眼都被女婿玩弄了,她再也无法作出任何抵抗了。

三个姐夫已经慾火焚身,纷纷脱光了衣服,扑向春娇。

他们不再叫她妈,而是淫亵地叫她「娇娇」

、「阿娇」,来摧毁她的意志。

果然春娇听了,更是羞怒,闭上眼睛号哭,身子完全松了下来。

三姐夫把她头朝下按在床上,大姐夫抓住她双手,二姐夫揪住她奶子恨掐让她

无力反抗。

三姐夫在她肚子下面埝了两个枕头,她的大白屁股高高地蹶了起来。

三姐夫扒开屁股,拿出一管润滑油涂在她的屁眼上。

春娇感觉屁眼一凉,暗叫不妙,她一生保守,和丈夫做爱,都是四脚朝天,躺

在那里任丈夫操弄,从未玩过花样。

她的屁眼还是处的。

三姐夫给丈母娘的屁眼开了苞!他按住老娘们儿的白屁股,狠狠的把鸡巴戳进

屁眼里。

春娇羞辱到了极点,张嘴大哭,结果她的樱桃小口又被大姐夫操了。

大姐夫逼着她口交,不然就狠掐奶头,春娇受痛不过,只好把女婿的鸡巴含在

了口里。

现在是大姐夫和三姐夫双干丈母娘。

二姐夫只能把春娇的身子侧过来一点,然后揪起那对大奶子,夹住自己的鸡巴

,来个乳交。

可怜这婆娘身上这从沒被操过的几处宝贝地方,都被开了苞。

三个姐夫干了半个多小时才射精,看看老女人嘴里屁眼里乳房上都是精液,体

力不支已经半昏迷了,才停下来。

让春娇休息一下。

然后开始轮番上阵,操弄她的逼户。

春娇的老逼很松,但是胜在肥厚,水多。

再加上她脸上痛苦的表情,胸前甩起来的大白奶子,操起来別有风味,也特別

刺激。

三个姐夫在她屁股下面埝了三个枕头,这样她的老逼高高挺起,每次操下去都

直捣花心。

春娇的两条腿已经麻了,浑身哆嗦,嘴里吐白沫了。

三轮操完,他们把半昏迷的春娇拖到厕所,给他洗身子。

当然免不了在厕所里淫弄这婆娘一番。

等把她洗的香喷喷热乎乎的身子拖出来,弄到床上,三个姐夫也赤裸着身子,

抱着老丈母娘,猥亵淫戏她白花花的一身嫩肉。

可怜春娇这把年纪,赤身裸体,被这三个淫棍百般淫辱,要她叉开双腿,扒开

阴户,要不就是撅起屁股扒开屁眼,作出各种淫荡姿势,给她拍照。

春娇不从,就被掐阴捏乳抠肛,或者扇耳光,用铁尺打屁股,铁尺打阴唇,或

者干脆揪着她头髮,勐击她小腹,把她打的死去活来。

大屁股妇教师母女的悲惨遭遇

春娇被打得小便失禁一次。

去厕所洗了,回来她再也不敢反抗了,任由他们拍了各种淫荡姿势的裸照。

照片上的她,鼻青脸肿,身上伤痕纍纍,但却丰乳肥臀,肉逼屁眼肥厚可人,

又摆出一副挨操的样子,说不出的淫荡。

三个姐夫看的兴起,当然又是把婆娘推倒在床,连番操弄。

整整一夜,春娇也不知被幹了几次,打了几顿。

总之奄奄一息,哭着求三人放过她。

三姐夫冷笑,对她耳语两句,春娇听了嚎啕大哭。

原来他们是要她打电话把女儿们骗来,供他们淫弄。

春娇要待不从,奈何身子被弄,实在无力反抗,只好捨弃女儿,保住自身。

于是打电话骗大姐月如过来。

柴月如不知有诈,连忙赶来。

一进门就被三姐夫和二姐夫扑翻在地!月如吓傻了,等回过神来,黑色健美裤

连带里面的真丝内裤已经被扒到了脚踝。

两个姐夫都是赤身裸体,看得月如心惊肉跳。

她本性随母亲,极为懦弱。

上次要不是母亲碰巧来救了她,早就被三姐夫操了。

这次可沒那么幸运了,两个姐夫合力掰开她的大腿,她很是丰满,腿上屁股上

的肉乱抖着。

浑身哆嗦,无力,嚎哭,但还是奋力抵抗着。

直到被掐着阴户拖到屋里,她突然哀嚎一声,全身瘫软,再无力抵抗。

原来她看到屋里床上,自己的亲妈杜春娇光着屁股,坐在自己丈夫的怀里,坐

怀吞棍,被自己的丈夫日弄着。

妈妈身子被丈夫托着上下窜动,浑身是伤,鼻青脸肿,闭着眼,默默哀哭。

月如彻底崩溃了,任由两个妹夫扒开她逼户屁眼,照着操春娇的方式,又来了

一次。

不过女儿比妈妈的身子有弹性多了,两人顺便扯烂她上衣,揪出大白奶房,一

人一个,狠命揉搓,掐弄奶头。

月如惨唿连连,奈何前后逼户屁眼里插着两条阴茎,根本容不得她挣扎。

只能默默忍受着……………,奈何前后逼户屁眼里插着两条阴茎,根本容不得

她挣扎,只能默默忍受着…………

「全文完」

相关文章